故态难脱

JMPB是彼此的青春年少

【卷黑】烟


        卷毛看着纯黑悠悠吸了口烟。

 
 

        纯黑的头发又长了,被他自己撩到一边去,盖住了眼。尽管坐在窗台上,纯黑还是刻意地稍仰着头,用略带笑意的冰冷眼神扫了眼卷毛。

 
 

        两片带着水光的唇嘟起来,像在向他索吻。

 
 

        但那只是更早以前的事情了。

 
 

        一口烟喷到了卷毛脸上。

 
 

        卷毛被呛得猛咳起来。他勉强睁开眼,透过四下逃窜的烟雾,连带着看到的纯黑的表情也扭曲起来。

 

        “别抽烟了,对身体不好。”他动了动嘴唇。

 
 

        纯黑把烟从嘴中取了下来。

 
 

        而后万分自然又迅速地把仍带着未熄火星的烟头按在自己的右腕上。

 
 

        “嗞——”皮肉焦灼。

 
 

       他的心随着纯黑的肩膀抖了起来,但是他一步也没有迈出去,他连伸手补救的机会都没有。尽管他站的那么近,近到只余一手臂的距离。

 
 

       纯黑伸出手,伤痕累累的右腕上又添了一块乌黑的烂肉。

 
 

        卷毛被那块疤痕灼伤了眼,却只能逃避似的低下眼去。

 
 

        那滴摇摇欲坠的眼泪终于在混杂了空气中的尘后砸向灰色地面,晕出一块丑陋的黑色污渍。

 
 

        一如那个曾经被他亲吻过的细白无暇的手腕。

 
 

        纯黑很轻地叹口气,连带着两个人的心都随着这声叹息坠入绝望的深渊,被崖底滋生的暗泥裹住,无法脱身。

 
 

        “你呀……”不知说给谁听。

 
 

Fin.

 
 

我只是想写一个梗,别打我^q^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