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态难脱

JMPB是彼此的青春年少

【卷黑】卷毛是一头幸福快乐的狼

Night 1


卷毛是生活在森林里的一只狼。

本来他的名字不叫卷毛,但是因为他浑身的毛都是卷曲的,而且不听话的蓬蓬着,他的邻居们都这么叫他。久而久之,连他自己都记不太清自己原本的名字了。

卷毛是一头幸福快乐的狼。

他会捕捉森林里的动物果腹,三更半夜也会因为高兴而唱起歌。

虽然他的邻居都纷纷投诉他的歌声太难听,对于他们的耳膜是一种折磨,卷毛因此很受伤,那阵子晚上都不唱歌了,但不久他就释怀了。

他自己觉得好听就够啦!

这一天他又一次动情地唱起歌儿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卷毛是个大帅狼~” “嘘~♪”

“卷毛是个大英雄~” “嘘~♪

“卷毛天下第一帅~”

这回没有再出现奇怪的声音,取而代之的是“本

少爷才是天下第一帅”这样的话语。

“『本少爷』是谁?”卷毛眨眨眼睛,表示自己没听过这个名字。

那个之前一直发出奇怪声音的『本少爷』又发话了。“本少爷就是本少爷。”

卷毛甩甩尾巴,原地转了个圈。

“我怎么没看见。”

“白痴,本少爷在你头顶上。”

“哦。”卷毛抬头——知道『本少爷』是像猫头鹰小姐那样可以在天上飞的动物了——有个长相有点像老鼠的动物倒挂在树杈下。

卷毛向来是一只有疑惑就会问出来的狼,于是他问出了他的问题:“你倒挂着脑袋不会晕吗?”

“你比我多了两条腿不会觉得身子很重吗?”『本少爷』发话了。

卷毛看见他说话间嘴里的小尖牙闪着寒光。被『本少爷』咬一下肯定很疼,他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诚实地回答了『本少爷』的问题。

“不重啊。”

“唉……”『本少爷』叹了口气,说了一句让卷毛听不懂的话就扑棱棱飞走了。

“What a foolish wolf.”


Night 2


卷毛有点想念『本少爷』了。

他觉得能有人认同自己的歌声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更何况『本少爷』还可以和他一起唱歌。于是他第二天准时又唱起了歌。

“卷毛今天吃了一头牛~”第一句唱完了,他支起耳朵仔细地听了听,没有『本少爷』的伴奏,于是他扯开嗓子继续唱。

“卷毛又吃了两只猪~”好了,第二句也唱完了,自然没有『本少爷』的声音,他难过的耳朵趴了下来,

“卷毛再吃了三只鸡~”这次连尾巴也垂了下来。卷毛觉得『本少爷』不会再来了,于是他唱出了结尾句。

“卷毛天下第一帅。”

“本少爷才是天下第一帅。”

卷毛高兴坏了,他马上抬起头看向那根树杈,『本少爷』果然还在那里。他想了半天要怎么跟『本少爷』搭话,最后他决定问出困扰了他一天的问题。

“『本少爷』昨天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啊?”卷毛看见『本少爷』没抓稳树杈掉下来,这可把他吓得嗷嗷叫了好几声,震的远处猫头鹰小姐的猎物跑走了。

“蠢狼,本少爷只能我用,本少爷的名字叫纯黑。”名为纯黑的动物在空中扑楞了几下翅膀又重新飞起来了。

卷毛有点伤心,因为他被自己的知音骂蠢了。知音这个词是今天下午他起床把他和本少爷……啊不,纯黑相遇这件事告诉门口那朵菊花后,大菊花告诉他的。

他觉得被谁骂蠢都没有被知音骂蠢难过,于是他呜咽了一声,刨了刨地,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他再抬起头想看看纯黑怎么也不说话了。更让他伤心的是,纯黑已经飞走了。


Night 3


这天晚上卷毛没有心情唱歌了。他病怏怏地躺在家门口难过得都不想吃饭了。这对于他的邻居们可是大新闻。

于是他的邻居们纷纷跑来慰问他。卷毛这只狼虽然蠢,但大家一直认为他的心肠还是不错的。

纯正的东北虎DU跑来给他送了一头牛。

会使魔法的黑巫师K男给他送来两只猪。

Nada这条小狐狸为他捧来了三只鸡。

这森林里唯一的僵尸林子拍了下他的肩膀:“其实你唱歌还是挺好听的。”破天荒地说了三个三个字再加上两个字。

卷毛觉得更难过了。

这天纯黑没有来。


Night 4


第四天卷毛真的生病了。昨晚他没有吃饭,又趴在湿漉漉的地上睡了一天,所以他生病了。

卷毛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门口的菊花。大菊花摇了摇她的头(但卷毛一直以为那是她的屁股)翻了个白眼:“这叫相思病。”

大菊花懂得就是多。

“怎么能治好我的想死病呢?”卷毛也学会了一个新词。

大菊花又摇了摇她的头(屁股):“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卷毛喷了口热气,把头搁在地上,不想明白大菊花的话了。

卷毛在半梦半醒,烧的天昏地暗的时候感到了鼻尖上的一点凉意。他费力地睁开眼睛,看到纯黑就在他眼前,而他的小手爪在摸他的鼻子。

卷毛的心要蹦出来了。但是心不可以蹦出来,他告诉自己,心蹦出来会死的。他抬爪按住心脏,想把它堵回去。

“你心脏难受吗?”卷毛看见纯黑黑亮的眼睛在盯着自己看。

卷毛的心脏蹦到嗓子眼,再也堵不回去了。

“不,我的心脏要掉出来了。”卷毛要认认真真回答纯黑的每一个问题,他这么想着。

纯黑歪头瞅了他一会儿,尽管卷毛累得睁不开眼睛,但他还是克服了头晕拼命与睡魔作抗争。纯黑这一次就在他身边,他怎么能睡着呢?

纯黑的小爪子又一次摸了摸他的鼻子,他舒服得从喉咙间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然后纯黑背过身子飞走了。

他把纯黑吓跑了。卷毛忧伤的想。

现在他再也不幸福快乐了。


Night ⒋5


卷毛是因为耳朵疼醒来的。他已经很久没有在白天醒过了。

他动动耳朵,睁开了眼睛。

面前是一头羊。

哦,肚子好饿。肚子配合着他叫了一声。

他闭上眼睛张嘴就去咬。耳朵传来的疼让他大叫一声,震得羊毛抖了三抖。

“这是我的朋友九口羊,”纯黑飞到他眼睛前面与他大眼瞪小眼,“她是来帮你治病的,你不许吃。”

“是九咩。”

纯黑回来了,真好。卷毛开心地想着,我要吃头羊庆祝庆祝。

所以说卷毛的脑子已经烧糊涂了。

于是这次纯黑咬住了他的鼻子,疼得卷毛眼泪都流了出来。他只好乖乖躺在地上,哪里也不敢动了。

大菊花见证了一只羊帮一只狼治病的全过程。

纯黑的身子很凉,九口羊医生让他抱住卷毛的鼻子。卷毛总觉得哪里不对,因为纯黑表情很不情愿,但是医生说这样可以降温。*

卷毛的心终于掉了出来。

大菊花默默和九口羊医生交换了一个眼神。


Night 5


卷毛和纯黑睡着了。

九口羊医生要赶在天黑之前回家,没有叫醒他们俩。

他们俩一股气睡到晚上8点。

卷毛先醒了,然而他打了个喷嚏,把纯黑喷到了空中。

卷毛好后悔。

纯黑才刚刚睡醒,而且睡姿不舒服得要死,在空中没把握好平衡,摔在了地上,还是脸朝地。

他摇摇晃晃飞起来碰碰卷毛的鼻子,确定烧退下来了以后,放心得骂他,“蠢狼,白痴,渣渣。”

卷毛发誓自己再也不生气了。他傻呵呵地舔了舔鼻子,又疼得叫出了声。

纯黑之前把他的鼻子咬出血了。

等等?纯黑之前咬过他的鼻子?

刚才他是不是舔了自己的鼻子?

卷毛这头容易生病的蠢狼又病了,纯黑这么想着。这头狼的头上都冒出了烟,而且乐的口水都流了出来,就和外面城市里挨家挨户养的一种宠物一样。

他决定叫醒做黑夜梦的蠢狼——他狠狠得蹬上卷毛的脸,满意得看到卷毛恢复了正常。

“决定了,本少爷先去吃饭,你也去吧。”纯黑说完满意得点点头,自己给自己拍起了手。

“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吃饭?”卷毛不舍得纯黑就这么走了。

“白痴,本少爷吃花粉。”

可卷毛想在吃饭时候和纯黑一起吃。

“等一下!”他突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你以后还会天天来吗?”他不想每天的心情都七上八下,期待纯黑来,伤心纯黑不来。

面前的纯黑突然自顾自地笑了出来,“总要留一个悬念,你自己想吧,嗯?”

“我想纯黑每天晚上都陪我一起唱歌。”这头蠢狼还是一样的认真回答。

“本少爷天下第一帅。”纯黑这么回答他。

卷毛做一头幸福快乐的狼就好了,他不需要天下第一帅。

“纯黑天下第一帅~” “嘘~♪”



Fin.

[猫头鹰小姐气愤地向森林委员会投诉自己邻居太吵了,最近唱歌时候居然还找了一只海豚来伴奏。]

*就只是一个瞎掰的脑洞,Bug甚多。

评论(1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