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态难脱

金光布袋戏 俏苍本命
俏all 兔受
欢迎找我聊天 保持尊重 我们就会有故事

【宗真】融雪


监考老师终于出去了。

瞬间本就不大的考场里从四面八方传来了窃窃私语,有小声问答案的,小声问答案的,还有小声问答案的。

山崎宗介用左手撑着脑袋,斜着眼睛看向和他坐得远远的那个人。该说是运气好让自己和他分到同一个考场呢,还是该说运气不好让他们离的这么远?

眼看着那个人习惯性的咬着笔尾,眉头皱得连平常一直下垂的眉毛都立了起来,山崎宗介就知道橘真琴又被难住了。

这家伙的英语真是糟糕得一塌糊涂,明明这次的题只要不是差生都可以答得上来的。

有些恨铁不成钢似的这么想着,他心里倒是急得不行。然后他清了清嗓子,成功地让那些无休止的嘈杂声音停了下来。

“BADCD。”

少年变声期特有的沙哑声音就这么传遍了整个教室。

所有的人一瞬间都扭过头来望向这个坐在角落里面的黑发男生,后者一副无所事事的表情盯着窗子外面已经开始融化的雪,仿佛刚刚大声念出答案的人不是他。

也不怕被老师抓个现行,这小子胆子真大。

“这是哪道题啊?”坐在他前排的男生稍微转过身子,低下头偷偷摸摸地问他。

山崎宗介装作没听到,闭上嘴安静地当一个木头。

监考老师慢慢悠悠地推开门走了进来,于是教室里面恢复了安静祥和,只剩下抓耳挠腮的几个人。

山崎宗介把视线从窗子外面拉出来,转头,刚好撞上橘真琴的视线。

温柔的,带着些许责备的眼神。

于是山崎宗介舒展了眉毛,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

【没有被发现,放心。】

窗外刚刚好滴下一滴融雪,橘真琴看见那滴融雪飞快地下落,划过窗子留下一条残影。他眨眨眼睛,转过了头,耳朵因为紧张和不知所措有些泛粉。

【谢谢了。】

从他侧脸的微笑里,透露出这样的讯息。

春天真好啊。

评论(1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