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态难脱

JMPB是彼此的青春年少

【贵真】再见(清水BE)

#给一个朋友的退圈文

#很爱很爱你

#对不起写不出he

以上

【再见】(贵真)

        阳光稀薄,却很明媚。在这样一个午后,橘真琴一个人走在海滩上。他并没有穿鞋,未被海水打磨成细软沙子的小石子被踩在脚下,细细碎碎的疼。近处露出黑色的礁石,些许贝类层层叠叠,密集地蛰伏在上面,这让礁石看起来很像某种海怪。偶尔有碎贝壳藏在石子之间,都被真琴小心的躲了过去。他只是想单纯的在这里走走。

        对于大海,他很喜欢,可他又很害怕,害怕他脑海中的,所谓的“怪物”。再没有一个人,阳光的笑着,对着他说“真琴,那都是骗人的啦!还有我在!”

         那个和太阳一样温暖的少年,被时光磨去了棱角,已经变成了可以独当一面的男人。

         那时候那个有着粉红色头发的男孩子,穿着清爽的白衬衫,笑笑就可以温暖整个世界。两个人一起光着脚走在这个地方,感受着脚下的疼痛。他转头冲着自己笑:“真琴,你看,有什么疼痛忍忍就会过去了。”两个人都是爱笑的人,仿佛笑一笑,什么苦难就都会过去。大概是这点,把两个人连结在一起。

       他并不能理解这个话,只是带着疑惑看向这个和自己一样高的少年的背影。他的肩膀甚至没有自己宽阔,却带着令人安心的力量。贵澄转过头,冲他笑着:“我超~喜欢这里的哦!”他也点了点头,弯起眼睛:“我也很喜欢。”

         一阵风吹过来,带着海边独有的腥咸味道,他闭了闭眼睛,大口吸了一口气,企图把嗓子眼里那酸涩的感觉咽下去,几乎要喘不过来气。


        “KI~SU~MI。”真琴常常这样叫他。总带着一丝恶意的调侃。他也总是嗯嗯的答应着,用自己的手臂揽过真琴宽阔的肩膀,轻轻的亲上他。两个人乐此不疲。

        到底是因为什么提出分手的呢?贵澄望着挡了一半窗子的梧桐树。大概是两个人都长大了吧。并不是没有感觉,分手的时候还是会心痛,还是会不舍,可是忍耐得再不济,也偏偏要撑起笑容来装作已经看开。

        “ 我只是一个过客,一晃而过了。只要能把最美好的留给彼此,这份感情在,人走楼空也无妨。”

        因为笑容而彼此相爱的两个人,在同样的时刻,在不同的地点,同时想到同一句话。

        真琴蹲下身,把脸埋在手里,终于还是忍不住那一声呜咽,痛痛快快的哭了起来。

         同一时刻,贵澄冲着窗外,露出最为温暖的笑容。“希望你,能够破茧而出。”

——————fin——————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