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态难脱

JMPB是彼此的青春年少

【宗真】同桌的你


PART  01

       橘真琴安静地坐在沙发最里侧,坐姿端正,腰板挺得笔直,仿佛他现在坐的不是KTV里的红皮沙发,而是教室里的木制椅子,台上不是撕心裂肺唱歌的老同学,而是正苦心教诲的老师。 原因无他,只是他并不习惯这样的场合,灯红酒绿,几近荼蘼。

       坐在他身旁的黑发男人有着一双深邃好看的眼,初一看是大海的颜色,可是再细细的看,里面又仿佛藏着草原。这双眼睛正一动不动地盯着真琴的手机看。 

     “你这手机…和我的一样啊。”他终于开了口。略微低沉沙哑的声音和多年前已经不同。

 “是吗?”

       真琴笑着,他有点不知所措,因此声音听着没问题,目光却是闪烁的。只是这一点这让山崎宗介皱紧了眉。 话语没经过大脑下意识地脱出口:“看着我说话。”是质问与怀疑的语气,带着不容反抗的果断。 橘真琴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听从他的安排。

       看到面前的人带着惊讶的表情看向自己,山崎宗介一瞬间有些尴尬,他挠了挠耳朵,蛮不自在得清了清嗓:“职业病犯了,对不住啊。”橘真琴的表情有些僵住,他不知道作什么表情好,最后只能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警察哈。”“是。”宗介点了点头。

       两个人又是好一阵沉默。

       台上突然放起了那首老歌。不愧是经典,曲子刚一放出来就马上有人上去抢话筒。两个人小小的话筒在五个大老爷们的手中轮流传着。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 

           日子总过得太慢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 

           转眼就各奔东西”

       唱的并不好听,但是莫名有了些许苍凉。唱到最后突然有人大吼同桌你还记得我吗!两个人都下意识看向对方。

       他们曾经是彼此的同桌。

PART  02   

       曾经的山崎宗介是一个无法无天的混小子,而橘真琴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学生。老师估计也是用心良苦,把他们俩排在一起,好的拉坏的,希望能感化这个让人头疼的孩子。 可也不想想宗介是谁,他能就这么被老师摆平?他当然软硬不吃,照样是该混混,该玩玩,只不过每日活动还加上一个想办法惹怒橘真琴。他就是看不惯后者成天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做什么事都要笑,他偏偏要惹怒真琴。

       只是往他的作业本上画涂鸦他会微笑着擦掉,教自己小猫小狗的简单画法,虽然也是一塌糊涂。 谎报老师说他谈恋爱遭到老师质问他也偷偷在私下里帮自己写情书,那时候宗介真的觉得他像弥勒佛一样整天只会笑。

       笑起来柔柔的,仿佛千万阳光在他身上凝聚,却并不刺眼。宗介无端地想着他会不会真的生气。生气起来是什么样子?会不会生气的大吼,会不会气到脸红脖子粗。

       直到有一天好学生打开饭盒被从里面爬出来的蟑螂吓得失声大叫,引来所有学生的注意。         

       山崎宗介没有想到他的反应会这么大,用手肘戳了戳身边人,他打算主动坦白——即使他不说真是也知道是谁这么无聊。 “那只蟑螂是我放进去的。”指了指已经横尸在自己脚下的蟑螂,宗介半睁着下垂眼斜视着自己欺负了一个月的同桌。 同桌扣上饭盒扔在自己脚下,第一次没有微笑着说“没关系。”他心里有点不自在,却还是碍于那虚无缥缈的面子梗着脖子嘟囔:“下次不弄蟑螂了。”  

       那个有些森林瞳色的人瞅了自己一眼,眼神中的确是有些可以称得上难过的情感。这个认知并没有让宗介的心情愉快,反而有些惶惶。      

       “妈妈每天要做五个人的饭,很累。”末了,真琴似是生气了,轻轻的说了一句,不咸不淡,偏偏那其中的谴责让宗介无所遁形。 

       真琴趴在桌子上,避开了蟑螂爬过的地方,头侧向一边,只把后脑勺对着宗介。 宗介有点慌。他毛毛躁躁地把真琴推起来,用袖子把蟑螂爬过的地方擦了几下,然后把自己的饭盒砸在对方的桌子上,发出响亮的叩击声。“你吃。”用命令的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从那个时候起就存在的语气。

       橘真琴这时候才笑了一下:“我吃了你怎么吃啊?”      

       也许是这个笑让宗介松了口气,他又变回平常的漫不经心的脸。 

       “我不吃了。” “那怎么行!一起吃吧。”转头刚想说一句我说不吃就不吃的宗介被真琴塞了一筷子青菜。         

       自己…刚刚是…咬到了他的筷子吧…这样想着的宗介又被对方塞了一口米饭。“干什么啊,像女孩子一样…”口齿不清地嘟囔着,宗介有点微妙的红了脸,他抬眼看到对方吃了一大口肉。        

       “喂!你也…”        

       不出意外的,对方一边笑咪咪地说着“来,张嘴。”一边带着不容反抗的力道,刚刚好地让他嘴中塞满了青菜。

PART  03         

       这家伙生气起来真可怕啊。宗介看着坐在沙发上喝果汁的真琴,挑眉:“不能喝酒?”真琴摇摇头:“不喜欢喝酒。”    

       “你还真是好学生的模样啊。”宗介调侃。   

       “别说的像你最后没成为‘好学生’一样。”哪知对方接过话头,没有恶意的开着不痛不痒的玩笑。     

       “都是你的功劳啊,好同桌。”      

       真琴温和地笑着:“我怎么知道你怎么会突然对学习有兴趣啊。”        

       对学习能有什么兴趣,宗介微微叹息,那个时候做着这样的傻事不过就是为了离你近一些。 

PART  04        

       自从一起吃盒饭后两个人的关系就迅速地好了起来。山崎宗介大概是收到了一些好的影响,不再交那些头发染成红色橙色的混混,只是偶尔在课堂上睡几觉,连老师都连连感谢真琴,认定是真琴带动了这个顽固不化的倔小子。        

        啧,感谢那家伙干什么啊。山崎宗介不耐烦地在教室里等着橘真琴。今天说好了要陪自己值日的。等人都走光了,那家伙又被叫到办公室说什么感谢的话。         

       他一个人拿着抹布擦着教室后面的小黑板。         

       之前每到自己值日不是根本不去做,就是堆到真琴身上,自己还从未碰过黑板。有些手痒,捡起一块小粉笔头,在水渍未干的黑板上犹豫着画了一头豆腐鲨,又在上面罩了一个情侣伞,把黑板分割成两个部分。这是很多人玩过的告白游戏,可他却从来没有玩过。         

       在豆腐鲨那头写上自己的名字,在另一头却停下了。写谁好呢?他有点懊恼自己没有女朋友,这让他有一种跟不上时代的被脱离感。在一个念头刚刚冒出来的时候被一声“宗介”吓掉了粉笔。        

       真琴无奈地看着这几乎占据整块黑板的红色情侣伞,摇摇头,他几乎是嗤笑着说:“红色会在黑板上留下痕迹的。……咦?”他凑过头去看了看伞下宗介名字下一坨乱糟糟的线条:“这个是什么?”        

        宗介憋红了脸,没有说话。         

       真琴挠挠耳朵,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对不起啊。”他拿起一根白粉笔,在伞的另一头写下自己的名字,“算作道歉吧。以后找到女朋友的话要用红笔写在这里哦。不过大概会被天方老师说的吧。”他眨眨眼睛,笑着把整面黑板擦干净。果然红粉笔在黑板上留下了显眼的痕迹。        

       两个人擦完了黑板和窗子。宗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面。“谁来扫地啊?这种女孩子的活儿交给你吧。”宗介仍旧没有改掉想故意激怒真琴的习惯,一脸挑衅。         

       真琴无奈的笑着,转身去拿扫把:“那就我来扫地好了。” 连看都没看宗介一眼,似乎早就已经习惯,语气丝毫没有改变。这让宗介有了被当成胡闹的小孩子的恼怒。但他没有吱声,只是沉默地走到真琴旁边拿走摆在一起的拖把,用力拖过真琴扫过的地面。

 >>>>>>>>         

       真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倒不如说他那混沌的脑海中已经无法再去想发生了什么。明明之前还在一起打扫着卫生,现在他们却坐在各自的椅子上,互相触碰对方的玩意儿。这种感觉委实不可言说。         

       真琴盯着后面黑板依稀可见的情侣伞,宗介盯着真琴红的彻底的耳朵后一小块被头发微微遮盖的皮肤,偏偏没有一个人肯直视对方。         

       小心翼翼地触碰便像通了电一样一样的颤抖。渐渐浮起了一种奇妙的气氛,使人忘记了窗外聒噪的蝉鸣,偶尔驶过的汽车的鸣笛。         

       少年们潮红的脸颊上生出细小的汗珠,用生涩的手法彼此抚慰。刻意压低的喘息声在熟知的教室中盘旋。兴奋与害怕的心情交替着上升。熟透的耳交宣示着初尝禁果的心情。         

       担心的。喜悦的。悲伤的。快乐的。愤怒的。疑惑的。安静的。狂躁的。一股脑的塞进他们的脑袋搅个天旋地转,天翻地覆。         

       一阵阵的眩晕中,不知是谁细小的呜咽一声。两个人的脑袋里出现了短暂的空白,几乎要溺毙。宗介向后仰着,靠在椅子上,听着自己和真琴急促的呼吸趋于平静。“真琴,”他听见自己说,“教我学习吧。” 

PART  05         

想到这段往事,真琴有点害臊。他蹭了下鼻子想着说点什么拯救这个因为宗介不说话而冷下去的气氛。宗介看着昏暗灯光下真琴脸上不曾消失过的笑,轻轻说:“你还是那么爱笑,没怎么变啊?” 这句话被嘈杂的歌曲声盖过去了,随着音乐的鼓点,打着漂儿一阵风似的离开真琴的耳朵。真琴探过头去:“什么?抱歉啊…我没听清……”宗介摇摇头:“不打紧的事。”         

       因为距离近了些,真琴注意到他手中一直摆弄但之前没有看清的烟盒,满是惊讶的口气:“抽烟了?”“嗯,戒不掉。”宗介空出一只手,翻过来。 借着明明暗暗闪烁的灯光,真琴看到他食指与中指之间因为长年吸烟而泛黄的部分。真琴轻轻皱眉:“抽烟对身体不好。”“呵,这说教的语气倒和从前一样。”宗介打趣到。         

       “你倒是变得挺多。”         

       “哪儿变啦?”         

       “说不清。”         

       的确说不清,真琴看着他有力的手掌模模糊糊地想。那时候自己还比他高一点呢,坏小子宗介那时候也没有这慑人的压迫感,干什么都兴致缺缺,不情不愿的,每天睁着下垂眼,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谁知道现在变成了警察呢? 谁成想呢? 想不到啊。        

        宗介被这一句说不清噎住了,悠悠卡了半晌,盯着对方和自己一样的下垂眼,把那时候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你没怎么变。”         

       “也变啦!”真琴叹了口气,把手伸到宗介眼前,手掌上布满青白的疤痕,全部都是烧伤的痕迹,“我记着你以前还夸过我手好看呢!”         

       宗介颤了颤,手里一抖,差点没能拿住手中翻转的烟盒,恍了半晌,他问:“怎么啦这是?”         

       “工作呗。”真琴苦笑,他晃晃手,把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厨师?”挑了下眉头,宗介想起了真琴不得不称得上糟糕的厨艺,不怎么相信自己的猜测。         

       “哪儿跟哪儿啊!”真琴低低的笑了出来,眼睛里熠熠生辉,仿佛承载着漫天繁星,“消防员。”         

       这句话一出口,两人都沉默了,这工作的危险指数不在警察之下,可俩人沉默的原因不是这个。         

       “……没想到你还真当了消防员。”一会儿,宗介低头慢慢说到。         “你不也当了警察嘛!”         

       两个人抬起头盯住对方,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

PART  06         

       橘真琴背着包走在去宗介家的路上。上次宗介说要学习他本以为是说笑,但那个混小子居然真的每节课都认真听了起来,在崭新的笔记本上留下工整的大字,下课时也不再懒洋洋地趴在桌上,而是态度蛮横地问自己问题。         

       少年人的心思可真是难猜。         

       “宗介,是我,真琴。”温润好听的声音被收进话筒中,夹杂着丝丝缕缕的电流声,听起来有些微妙的失真,“你家在哪里来着?”         

       绿的下一秒就可以出油的树叶在日光的照射下有一种近乎透明的质感,道路两旁的商店敞开着大门期盼能够有凉爽的风钻进来,连蝉类也被晒昏了头,发出有气无力的悲鸣。有些亚麻色头发的少年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吃着甜腻的巧克力味雪糕,沿着房屋投下的阴凉走着。         

       宗介靠在自己的家门上,捏着电话望向外面。天气过于炎热,虽然只是靠在家门上,但是他的额上还是有汗珠滚落下来划过侧脸,痒痒的。他低头擦了一下汗,抬起头便看到了一个黑色的小点出现在街道的尽头出现。电话里没有人说话,但他还是靠在耳边,对方的呼吸声有点急促,估计也是被这天气热到不行。         

       等到那黑点由远及近,他终于确认那个人的确是真琴,抿了抿唇,他扯开嗓子喊出声音,在夏天的街道上传了很远。 “真琴!” 

>>>>>>>>>>>         

        两个人坐在宗介房间里,空调开着,消去了不少的热气。真琴掏出包里的笔记,一一摊开在宗介的面前,“那个…”他露出抱歉的笑容,“我的英语并不好呢,所以就不能帮你了。”宗介当然知道,一到英语课,橘真琴的眉头就总是皱紧的,仿佛那样就可以用尽全力,那时候他就偏偏想耻笑他的努力,结果每次英语仍然是他所有科目里最糟糕的,搞得英语老师都怀疑橘真琴是不是对自己有偏见。         

       他点点头示意并不在意,用探究的眼光看着笔记本。橘真琴坐在他的旁边,用不大的音量说:“正好宗介语文不好呢…”他对着面前的宗介笑着,“我可以帮忙哟。”         

       趁着真琴低头翻笔记的时候,宗介斜着眼睛撇着他的侧脸。少年不长的睫毛低垂着,显出柔和与安静,眉毛也是下垂着,怎么看都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事实也的确如此,偏偏身形高大,这种反差在他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却并不能让人感到不舒服。         

       一边低声讲解着那些枯燥又无趣的文字,一边用手指轻点着难点,温和的少年眼角带笑问着昏昏欲睡的宗介:“听懂了么?” 宗介摇了摇头:“你讲的太快了,跟不上。”于是真琴便又放慢了速度为这个基本功差到极点的同桌细心地,慢慢的讲,细化到了极致的难点也慢慢的明朗。         

       “真琴。” 一旁突然慢悠悠地飘出来没有任何感情起伏的声音。真琴转过头等待着他下一句。         

       “手很好看。”“……”真琴被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问题卡了一下,然后几乎是下意识地收回手擦擦鼻子。 “是吗?第一次被人这么说。” 

       “嗯。”宗介点了点头,随即去看那本极其厚重的笔记。         

       真琴刚刚要理清思路接上没有说完的话时,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就从耳边呼啸而去。“怎么了这是?”他蹙起眉毛,有些不安。 宗介走到窗边,把头伸出窗外努力向外看。离这里不远的地方那户民居刚刚起火,已经有人围在旁边议论纷纷。

       “啊,着火了。”宗介缩回身子,对着望向这里的真琴解释道。         

       真琴起身走向宗介,表情有些凝重,轻轻说“我看一下”便无视了宗介探出身子。 看了好一会儿,久到宗介站到脚底都麻了,真琴才舒了口气,眉毛也恢复了下垂的弧度,笑着转头对宗介说:“火已经灭了。真好呢,没有任何人受伤。” 茶色的碎发之下,眉眼间是旁人无法触及的温柔。宗介那么一瞬间,竟然恍惚了一下。         

       “以后你要选择什么职业?”         

       “想成为可以帮助他人的人。”真琴的眼睛弯了起来,“大概是今天这些消防员吧。”         

       啊,真的很符合他的性格呢。想要保护他人,帮助他人,而他的的确确是有这样的能力。         

       “宗介呢?以后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他摇头,低头看着窗沿:“我不知道。”         

       “没关系啊,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对方笑眯眯地为自己开脱。         

       “……不过我觉得宗介的话,以后应该是非常厉害的角色吧……像警察那样。”又来了,有些过于关注对方而不自知,用自己的意愿或多或少的强加给别人。可是自己却意外的很开心。         

       宗介抬起眼看着对面的少年,探出窗子又看了一眼失火的房屋。屋前的警察,在消防车之前正询问各种事情。          

       “好。” 

PART  07         

       毕业后两个人就各奔东西,虽然互相留了手机号,可是两个人的工作都是比较紧张忙碌的,渐渐也就把这段时光都抛在脑后。        

        再次相遇,这家伙果然还是和自己记忆里一样的温暖。宗介把烟盒收到衣兜里,嘴角有着不易让人察觉的弧度。        

       “对了宗介,”真琴小心翼翼地挑起话头,“之前曾经给你发过短信呢……”还没有说完的话被宗介猛的抬头打断了。“短信?”         

       真琴瞪大眼睛,傻了一样问道:“没有收到么?”真琴翻出来自己的手机点开信箱。信箱里出现了那时候犹豫着敲下的字。 

【宗介现在在哪里工作呢?】         

       宗介挫败地看着上面的收件人号码,“我换了手机号的时候给所有人都发了新号码,你这是没收到?” 

       “啊?”面前的人一副痴傻的表情,侧了头不好意思的笑了:“大概是哪一次不小心删了吧?”        

       宗介又一次无话可说,想了想,大概是真的拿这个曾经的同桌无可奈何,实实在在的笑了起来。拿过真琴的手机输入号码:“喏,我的号码,老同桌。”最后带着恶意的加上那个称呼。真琴点头,重复了一遍宗介那句称呼:“老同桌。”

 >>>>>>>>>>         

       一伙人嘻嘻哈哈走出了KTV的大门,已近深夜,在因为各种灯光而璀璨得有些耀眼的街道上互相告别。 宗介终于点起了一支烟,对着马路无聊地吐着烟。烟草带来的模糊感和这些灯光混在一起,奇妙的美感。真琴笑着和那些人告别,在宗介瞥了他无数眼之后终于向这边走来。 他俩也到了分别的时候,互相却偏偏有些不舍,都长大了,那些纯情年代的少年们。        

        “到了要走的时候了。”真琴轻轻地下了结论。宗介却叼着烟低声笑了起来,笑声有着熟悉的微微沙哑。“记得常联系啊。”真琴也笑了,他侧过头去深深吸了一口气:“也应该对自己狠下心戒烟了。”         

       “嗯……”宗介点头,“时间还长着呢。”         

       时间还长着呢。两个人默默咀嚼着这句话的含义。        

        真琴直视着宗介,眼睛弯成熟悉的弧度:“时间还长。”两个人心照不宣的笑了。        

        宗介转身踩进小巷子里去了。他顺手把烟头按灭在墙上,真的该狠下心戒烟了,他想。




 ==============fin==============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