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态难脱

JMPB是彼此的青春年少

【戮苍】热烈欢迎苍狼小朋友入园!

我先厚颜无耻占个tag

金光幼儿园今天新来了一个小朋友。
小朋友有着和他爸爸如出一辙的浅蓝色眼睛,黑色头发柔顺地垂在肩上,面相也还是没长开的羞涩包子样,只是刘海又歪又翘,一看就是被自己家里人用剪子随意糊弄了一番。这个小团子紧紧跟在自己的父亲身后,肉手抓着高大魁梧的男人的衣角,藏在裤腿后用惊慌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园长。
还没等他看出个大概,他爸爸就拎住他的后颈衣服粗暴地往前一丢,小团子随即就像个称职的沙包一样抛出个堪称完美的抛物线,稳稳当当地戳在了燕驼龙手边。
看着这手法的熟稔程度,想来这小团子没少被丢来丢去,却也没摔没晃,只是立马转头去看自己的爸爸。
他爸板着脸凶神恶煞道:“不许哭!”
这黑糊糊一团的小朋友就立马停住了面上愈演愈烈的暴雨之相,只剩泪水在眼睛里面打转,一动不动瞅着爸爸风驰电掣转身,大跨步,上车,一脚油门,排气筒喷出一排黑烟不见了踪影。这些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只是背影十分像落荒而逃,连车也歪歪扭扭。
燕驼龙这么多年,要是这点门道都没看出来也妄称一声园长,这娃的爸爸不是个好惹的主儿,对孩子却是色厉内荏,也只能吓唬吓唬这还没开化的石头,按照这么教下去,到了七八岁,还不得蹦出个处处和老爸对着干的孙行者。
他摇摇头,想到园里正有一个不服管教的绿猴儿,打架使坏样样精通,想去哪儿谁也拦不住,小小年纪就懂得在园里拉帮结派,除了一个“蔫儿坏”再没有更好的词语来形容这个小祖宗了。园里的看护人员轮番上阵,就是软硬不吃,偏偏打不得骂不得,通报他爸爸也只是叹口意味深长的气就纵着他胡闹,也是个正儿八经的反面教材。
由此他看向自己手边的团子就带着一点心惊胆战,生怕又出现二号,闹出了事情也不是什么善茬。然而那孩子脸色赤橙红绿变了一轮,眼泪在眼睛里转了几圈,愣是没掉下来,只是瞪着眼睛抬起头看着车离开的方向,大有一种让泪水就这么蒸发的感觉。燕驼龙心又软下来,摸摸这团子毛毛躁躁的头顶,蹲下身问他:“我们进去吧?你叫什么?”
“苍狼。”小团子眼巴巴地瞅着他。

一老一少刚刚邻近活动室就听见里面乒乒乓乓,吵嚷嚎叫之声不绝于耳,仿佛里面关了将近上百只鸭子。燕驼龙将门拉开,内中声音就像洪水突然找到了缺口般倾斜而出,至少大了十倍。
活动室里姹紫嫣红好不热闹,在角落的团子们还在搭积木,拼图之类,然而正中间却是惨不忍睹,打架的打架,涂鸦的涂鸦,哭闹的哭闹,一片狼藉。他们两个刚开门,瞬间里面十几双眼睛齐刷刷望向门口,打量着这个新来的团子,手上嘴上却还都没停下,依旧撕扯得难分难解。
燕驼龙明显感到小团子抓着自己裤腿往自己身后藏了一藏,身为园长的老脸仿佛因为这一扯掉了半分,尴尬之中视线一扫,终于看见一个救星。
此时那个在墙角看书的白团子在燕驼龙眼中仿若浑身散发着圣光,不知为何这一团乱七八糟的混战没有波及到那一个墙角,因此暂时还维持着安静平和的状态。
苍狼被牵到了墙角。那个端坐在小板凳上的白团子从书中抬起眼,攥紧了手中的画册,看着他不说话,似乎是怕他将自己的书抢走。燕驼龙颇为放心地将苍狼放在这个白团子身边,告诉他们两个要好好相处,便在一双双大眼睛的注视下退出了活动室。

苍狼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将要干什么。从中间那一团百花缭乱中挤出来一个毛茸茸的团子,二话不说抓住他额头前独树一帜的刘海,收回手又点点头,奶声奶气地道:“丑。”
苍狼看着眼前和他爸爸同款乱糟糟往后梳的发型,感觉自己好像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忍了半天,没忍住,终于爆发出了憋了许久的响亮哭声。

房间另一头哭闹的孩子仿佛终于找到了哭友,哭的更加带劲,两个人一人一头,你来我往,遥相呼应,余音绕梁,久久不绝。
从中间一坨难分难解中突然冒出来一声“吵。”声音还是小孩子的细声细气,语气却带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不耐烦。听见这一声,苍狼立马收住了声音,憋下去好几个哭嗝。
不能给人家添麻烦。
不一会儿,钻出来一个绿不拉叽的团子,脸上还带着一点白色的颜料,满脸嫌弃地将刚刚惹哭苍狼的团子扒拉到旁边,抱着手臂将他从上到下打量一遍,又从下到上检查一遍,抛出了对于他最实际的问题:“你是男的女的?”
头发长的是女的,要保护起来,头发短的是男的,是竞争对手。
但是这个头发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爱哭鬼他还真没看出来。

面前的团子仿佛被噎了一下,半晌,认真地回答:“我是男孩子。”
“哦——”这个团子拉长了声音,满心失望地摇摇头,重新加入打架的大队伍。

苍狼又愣愣地坐在那里,经过这一顿莫名其妙的“礼遇”反而忘了之前的委屈事,想到中间的一团混战有些犹豫要不要去观察一下,没成想才刚刚起身就被人拽住。
他低头,看见刚刚埋头画本的白团子冲他摇摇头,软软地劝道:“不要去,你打不过他们的,”又不知道从哪儿推出一块被整齐切好的蛋糕,推到他身边,“这个你吃吧,我不吃。”

是好心的小哥哥。
苍狼肿着眼睛红着脸接过了蛋糕,看了半天还是不好意思吃人家的蛋糕,只好平平整整放在自己身边。

活动室的风向悄悄地变了。

他原本坐在板凳上缩在墙角看着活动室中间,不知不觉却变成了全部人看着自己这一角,苍狼直觉向来稳准,似乎是感觉到了危险,腰不知不觉挺得笔直。
刚刚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绿团子重新出现在他眼前,抱着胳膊居高临下地审视他。
苍狼绞紧手指,抬起板凳往后缩缩,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那个绿团子向前一步。
苍狼又退半个椅子。
于是绿团子毫不留情地拽过旁边的矮脚凳,一屁股坐在上面,整个人窝成了电视剧中黑帮老大的姿势,翘起了短短的小脚:“你叫什么名字?”
苍狼望望身后认真看书不问世事的团子,又望望身前咄咄逼人的团子,挣扎半天,低头嗫嚅道:“苍越孤鸣。”
“我叫戮世摩罗,”名叫“戮世摩罗”的团子冲他笑出两颗虎牙,“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小弟了。”

小弟?
苍狼还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只不过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就大睁着眼睛期期艾艾地看着眼前这个哥哥。
“所以你以后都要听我的,我说一你绝不能说二。喏,先把那个蛋糕给我。”
苍狼这才恍然大悟,这个绿色的哥哥就是来骗他的蛋糕的!
他一边使劲摇头,一边想着这是白色哥哥的蛋糕,侧身去护。不转身不知道,一转身才发现,原本就放在那里的蛋糕居然不翼而飞了!
这下两个人都傻在那里。

戮世摩罗最先反应过来,恶狠狠转头看向自己身后,果然看见那群团子又开始打架,蓝的紫的红的黑的,拳腿交接,一个个看起来极具大侠风范。那块可怜的蛋糕就在人群之中被左右抛起,左一口右一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消失。
其间还有奶油落在地上,被几个摔倒的人形拖布在地上滚了一圈,衣服也都变得色彩斑斓起来。
苍狼目瞪口呆。

正在满屋子团子因为没有万恶之源而刚刚消停下来时,燕驼龙拉开了门,手中端着一块完整的,心形的,精致小蛋糕,满面笑容地走向苍狼。
“来,欢迎我们的新弟弟苍狼,这块蛋糕给你。”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