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态难脱

金光布袋戏 俏苍本命
俏all 兔受
欢迎找我聊天 保持尊重 我们就会有故事

【蝶剑】儿大不中留

性转。





剑无极最近不对劲。

 

没事儿就捧着她那个手机傻乐不说,连最喜欢的剑道社活动都心不在焉,常常走神然后被社长点名。

 

肯定是有情况了!

 

飞渊悄悄揪着常欣嘀嘀咕咕,用她眼角瞥着坐在操场台阶上抱着手机发呆的剑无极。

 

“这样,我们来个声东击西,你去扰乱敌军注意力,我来窃取敌军资料。”

 

“啊?”

 

常欣话还没说完就被飞渊大力推了出去,正好对上刚刚抬起头的剑无极。蓝发女孩儿的嘴角还带着压不下去的笑意:“常欣?怎么啦?”

 

“那个……那个……周末有时间吗,一起,一起去看电影吧……”常欣还在努力编排着理由,毫无准备的她憋红了脸,心里埋怨着拿她当枪使的飞渊。

 

向来对课外活动有应必求的剑无极居然拒绝了:“啊,周末我点有事儿……”

 

常欣张大了眼,倒不是因为剑无极的拒绝,而是飞渊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背后靠近了身前的女孩,业务娴熟地从毫无防备的手中抽走了手机,举得高高装作要看内容的样子。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浑然天成,秀了一波操作。

 

“……飞渊!”剑无极蓦地反应过来,伸手去夺,奈何她那身高和飞渊身高实在有些差距,飞渊也是吃准了这点,任她东西南北吹,自是巍然不动,还火上浇油地冲蹦蹦跳跳地好友露出恶劣的笑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代!”。

 

急上头的剑无极哪管她这些,只顾着蹦跳,常欣有些看不过去,想上前帮忙又没法,急的原地直跺脚:“飞渊……哎呀!”

 

剑无极正蹦着,哪成想踩到了飞渊的脚,跌倒之时还不忘接着一起摔下的飞渊手里的手机,两个人一起跌在了塑胶跑道上。

 

 

常欣吓了一跳,赶紧上前去扶人起来,飞渊倒没什么事儿,剑无极“诶呦诶呦”可怜巴巴地唤着,撅个小嘴委屈得很:“脚崴了。”

 

 

两个人一边一个,中间驾着个瘸了一条腿的剑无极,离校医室越近剑无极越是安静,最后两个人几乎是把她拖了进去。她所担心的主治医师温皇不在,里面只有他的助手凤蝶。

 

凤蝶瞥了眼剑无极手里的手机,板着脸坐在桌边写证明。

 

剑无极被她们俩放在对面的凳子上,一左一右像个守护神。

 

“怎么崴的?”

 

“跌倒了。”剑无极的脸皱成一团,手轻轻掐了一下飞渊发泄怨气。

 

“嗯。”

 

 

飞渊看了看剑无极,又看了看凤蝶。后者龙飞凤舞笔下不停,把单子一撕,放在剑无极身前,然后蹲下来抬起剑无极的脚看。

 

她个子矮,脚也小,凤蝶把她袜子脱了,葱白的脚趾在他眼皮子底下不受控地微微一蜷。被凤蝶抓着脚,剑无极只觉得脸上都要烧起来,忍不住就想收回来,凤蝶皱眉训她:“别乱动。”她又安静了。

 

常欣看着剑无极泛红的耳尖,飞渊看着她僵住一动不动的脖颈,两个人在这个时候,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促狭的笑意,颇有默契地齐齐后退,关上门告辞。

 

剑无极拿眼角瞥她们,想让她们别走,这间小屋子里面只有她和凤蝶,她会紧张,结果那两个罪魁祸首就在她眼前把门关上了,飞渊还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造孽啊!

 

 

“嘶!”

 

凤蝶起身拿块毛巾浸了冷水递给她让她自己敷,又从旁边抽屉里拿出碘酒给她清理擦破的膝盖。旁的地方好不清凉,受伤的地方却是火辣辣的疼,间带着还有些痒,她浑身难受,只好在座位上蹭来蹭去。凤蝶以为她又坐不住,手上的力道便加重一些,听到她小声抽气,又心软地轻轻落下。

 

 

“痒。”剑无极哼哼唧唧地解释,这是和凤蝶撒娇的前奏。

“受着。”凤蝶一边冷淡地回她,一边用手在她紧绷的小腿肚上揉了几下:“多大人了还能摔成这样。”

 

“她们抢我手机嘛。”她憋到现在,终于能找人告状,语气捏得十分委屈,还把手机拿在手里晃来晃去要给凤蝶看。

 

“你手机没锁啊。”凤蝶怕她再把手机甩出去,空出一只手接过来,看到她桌面是自己,心里觉得幼稚又有点奇妙的开心,仿佛一瓶汽水向上浮出气泡,语气都连带着温柔许多。翻了半天抽屉想给她找个可爱点的创口贴,结果医务室里都是温皇自掏腰包进的青蛙图案,连标准的医用创口贴都没有。

 

他捏着手里的青蛙创口贴,在心里默默吐槽温皇的恶趣味后,往她膝盖一贴,果不其然看见剑无极嫌弃的表情。

 

“别沾水,会留疤。”他提醒道。

 

“哦。”剑无极心不在焉地回他,突然想到什么哭丧着一张脸,眉毛耷拉着:“我周末还想和你去逛街呢,是不是逛不成了。”模样颇像一只哈巴狗。

 

“是,”他点头同意,“但是我们可以去看电影,然后回家窝着。”

 

“不要去你家,”她赶紧拒绝,神蛊温皇的脸从她眼前划过,不禁打了个哆嗦。

 

真可爱,凤蝶看她摇头的样子想。

“他最近出差不在,不然你今天就是他治了。”

 

“出差?校医出什么差……”她一边后怕一边嘟嘟囔囔,很快又就把这事儿忘到脑后。

 

凤蝶洗手回来拍拍她左右乱看的头,又重复了一遍:“脚腕少用力,伤口不要碰水,这是医嘱,记住。”

 

 

“记得了记得了,那我回去上课了。”剑无极一瘸一拐走到门口冲他挥手,还送了一个飞吻给他。

 

 

神蛊温皇慢悠悠踱回自己医务室的时候,迎面收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周末让他随便找哪儿去玩反正别回家的要求,他看着凤蝶嘴角噙笑低头玩手机的模样挑了挑眉,只觉得儿大不中留。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