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态难脱

金光布袋戏 俏苍本命
俏all 兔受
欢迎找我聊天 保持尊重 我们就会有故事

【卷黑】都是没写完的。

但也只能这样了。



1.

卷毛和纯黑吵架了。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卷毛不过是想让他早点睡觉,那厮立刻就和他翻脸,臭着脸说你别管我。

可他能由着纯黑胡来么?啊?他倒是不想管着他,前提是纯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前几天纯黑熬夜做视频他没管,他早上一起来就看到他头发乱七八糟又满眼血红地蹲电脑前面,那脸血色都没,用形容枯槁描述他绝对不为过,这把卷毛吓得强制性地把他驾到床上睡觉,现在一想起来都让他胆战心惊。

不行。他没有那么宽的心不去管纯黑,仅是看纯黑堪称憔悴的样子他都难受,被纯黑指着鼻子骂老妈子也没关系,纯黑说讨厌自己总去管他也无所谓,管他什么七十二变大闹天宫,既然两个人在一起了,你也得给我同样尊重。

他平日对纯黑分外没辙,怂到让纯黑都忘了他也是一个性子急又强势的小伙子,这偶尔铁了心拉下脸来,习惯了颐指气使的纯黑都莫名心虚,状似不耐烦地回应,实则偷偷窥他脸色,倒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儿样儿。这么一想,卷毛又绷不住脸了,眉毛一搭下来,整张面孔又变回了他平常宽厚老实的样子,再柔声柔气地劝,什么傍晚正是养生的时候啊,你看你最近身子又总是虚,好好睡觉就好了啊,极尽他这辈子能说出的最好的言语来忽悠。 纯黑平常不吃这套,偏偏今天听他那蹩脚的劝,心里莫名软了一块儿。他说不然我以后直播完再给我2小时好不好,再一看卷毛横眉竖眼的表情又立马改口,1小时!再早真不行了。他是真没有时间,能够放松的时间本来就掰着指头能数过来。

  

2.

你当知道那时是凌晨三点半,寒冬腊月,白天刚洋洋洒洒下过大雪。

葛锐之做事一向只凭心血来潮时的一腔热血,他不像程黑那样要先想想结果,所以他想到要来看程黑,当机立断就买了最近的一路来往济南的火车票,甚至都没有想到要看一眼到达时间。


3.

他眉眼中藏着刀与剑,漫天星光都沉淀在笑容里。

他带着满身风尘与伤痕推开腐朽脆弱的门,朗声道:程黑我回来了。



曾经还有一个很长很长的手稿,已经找不到了。

白月光还是抓不住的。


评论(9)

热度(4)